青河

昨晚上写文的是谁,反正不是我

今日fgo感想:我老婆是我女儿和她同时也是我爸爸的女儿有冲突吗(指肯娘)我老婆的老公也是我老公有什么问题吗(指示巴女王和布姐)

再次看到奥斯卡和索拉尔我真要哭了,尤其奥斯卡,毕竟索哥前天回寿司版刚见过🤦‍♀️想到魂三dlc的那次被入侵奇遇,为啥重置不把原来奥斯卡的废案剧情加回去,伤心

买了船新重置黑魂一,希望有好哥哥带带我.jpg

你月的年轻福在我脑子里一直是窈窕淑女的Freddy脸,这么美,这么美,这么美。五官脸型无一处不完美,笑起来狡黠可爱,智慧又纯真的眼神///除了笑声真的傻气ww但这点傻气都十分讨人喜欢😘Jeremy Brett赛高。fgo老福卡池见.jpg我来我抽我百级

时隔八年重新打鬼畜眼镜,当初那个啥也不懂甚至还没成年的我,看到h部分全都脸红着跳过,这么久以后竟然还能记得这条线的每一个小细节,记得这个雪夜,记得当初看到这张cg和路灯下的告白那种心动的感觉…一点都没变啊,我的喜好。部长真是最别扭最高冷又最坦率最可爱的人......从以前开始就觉得这俩一个绝世人渣一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是一对怪得要死三观奇歪的cp,但再次看到他俩真情告白还是忍不住嘿嘿嘿姨母笑【我大概是真的没救了🤦‍♀️

我对菌鸽鸽的崇敬在补完空境和魔夜以后上升到了顶峰...fgo六章算是“嗯嗯不错我喜欢”,七章是“哦哦哦感动!燃!”。而空境和魔夜完全是爆哭着看完的。在魔夜联动之前我是不会咽气的!【

真岛吾朗的一次危机

真岛吾朗感觉自己要疯了。

离开东城会成立真岛建设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总算摆脱了看不顺眼的五代目,本应该更轻松愉悦的真岛社长却看起来一日比一日疲惫,双目无神,眼圈灰青。每天晨会的训话似也是越来越没底气,有时候在工地食堂吃着饭,社长还会莫名地忽然站起并茫然环顾四周,甚至有好事者称自己看见社长冲出自己的办公室对着空无一人的方向喊着,“是谁!”。这些行为实在是诡异,搞得真岛建设上下都在传,社长像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他今晚又惊醒了。但他不敢睁眼。
又是那个声音,由远及近,弱弱的少女声音带着哭腔。“好黑...救救我...救救我呀,你不要我了吗…我害怕...”一只冰凉的手触到他的脸,浓重的金属气味钻进他的鼻子,似乎还混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真岛闭着眼睛紧张地回忆了一下自己过去的几十年人生,好像并没有害死过什么女人,奇了,这究竟是哪个冤魂,不会是找错人了吧。“唉...”沉默的触碰之后是一声幽怨的叹息。
然后一切都消失了,声音、手、气味。

这样的夜晚已经持续半个多月,饶是真岛吾朗是个在黑道上叱咤风云二十多年的铁血硬汉也要被折磨出精神衰弱了。原本他对鬼神一说嗤之以鼻,认为不过是胆小鬼们的懦弱故事,可如今...这女鬼不仅夜夜来骚扰,甚至时不时在白天也会出现,他总能听见耳边有女孩子的呜咽和抱怨声。
在又一次被颈边冰凉的呼气吓到跳起来以后,真岛社长忍无可忍地搓着冒出鸡皮疙瘩的手臂,一边恨恨想着今晚她再来一定要抓住那只手。我倒要看看这是个什么女鬼!

窗外树影摇动,夏末的深夜还带着一丝热度,真岛社长盖着毯子装睡。她果然又来了。周围的温度仿佛都降低了一些,小女孩子听起来哭得抽抽嗒嗒地,去摸他的手臂,“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呀…我怕黑,他们都不和我说话,好想回家...别不要我啊...吾朗。”真的是找我吗!竟然没有缠错人?本着对过去的自信和一丝不怕死的好奇,真岛社长反手扣住了那只凉凉的小爪子。“你是...”他睁开眼睛,第一次看到了跪坐在旁边的那个小姑娘。之所以问话没有继续下去,是因为这姑娘的特征实在太过眼熟,这二十多年来朝夕相伴的椿花纹样从她的和服一直蔓延到脸上。顺着被椿花纹身覆盖的半张脸向上看去,是一双惊恐的、还含着泪水的大眼睛。“你你你能看见我?”她吓得整个人向后仰去。

真岛吾朗在这一刻终于想明白了他被缠上的前因后果。

他把鬼炎放在东城会的武器仓库里了。

———————————————————————


高文:举报了,跟我组队的是俩假太阳神,因为我加不上buff👯

高文卿在我旮旯底第一次吃种火的大成功,到终于施工完毕的九十级,中间隔了好久呀////大英雄的喂杯之旅也暂时止步了,因为燕青同学抽到就准备第一时间百级要吃七个🤦‍♀️大家都是我的小翅膀,不要打架哦【好苦恼,觉得自己会犯下重婚罪(芬恩式叹息.jpg